• 养生
  • 挚爱扬剧70年
  • 镇江市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资讯要闻 > 军事 > 正文
并肩作战:从东方2018演习看中俄同类武器比较
发布日期:2018-09-18 12:55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

  此次我军参加“东方-2018”战略演习的主要兵力为一个重型合成营和一个中型合成营,与俄东部军区的三个集团军联合编成“红军”,对抗俄中部军区两个集团军组成的“蓝军”。这次演习的融合程度要远胜于以往任何一场中俄联合演习,因此,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近距离观察和比较中俄两国陆军同类装备的最佳机会。
  主战坦克:各有特点,俄数量占优
  我军参加“东方-2018”战略演习的主战坦克型号为99式,而并非现役最先进的99A式。俄军参演主战坦克型号为稍早的T-72BV以及后来改进的T-72B3。在通常我们的印象中,T-72系列都是总体性能要比99式低一档的“低配版”第三代主战坦克。实则不然,其实从上世纪80年代初期的T-72M到T-72B/BV,再到如今经过大幅改进的T-72B3/B3M,虽然依然属于同一型号家族,但是其总体性能已经不可同日而语。特别是俄罗斯最新改进的T-72B3M,在换装1130马力涡轮增压柴油发动机以及与T-90相同的主炮、火控系统后,总体性能已经非常接近我军99式主战坦克。而且,T-72B3M也可以使用射程达5000米、破甲威力900毫米的9M119M炮射导弹。
  另外,我们还需要注意到的是,目前俄罗斯陆军已经完成了主战坦克的“三代化”,即全部为T-72、T-80和T-90三大系列,并且正在向第四代主战坦克T-14过渡。之前从苏联时代遗留下来的T-55、T-64等老旧坦克都已经全部退役封存。相比之下,我国陆军现役还有为数不少的59式、88式等第一代和第二代主战坦克,要完全实现“三代化”还需时日。
  而且,俄罗斯陆军目前还有大量封存储备的T-72、T-80和T-90主战坦克,总数超过上万辆。因此,可以看到,当俄军要扩充主战坦克装备数量时,并不需要大批量采购全新生产的坦克,只要从储备中挑选状态比较好的进行翻新和升级就可以。而我国陆军还处在采购全新第三代主战坦克代替老式第一代和第二代主战坦克的过程中,相对来说要付出更多的成本。
  并肩作战:从东方2018演习看中俄同类武器比较
  步兵战车:中国轮式战车种类齐全
  在履带式战车方面,我国陆军此次派出的主要是86式步兵战车。而俄罗斯陆军可谓是精锐尽出,包括改进型BMP-2、BMP-3步兵战车,BMD-3/4伞兵战车等。之所以没有派出我军最先进的04A式步兵战车,笔者分析应该是参演部队尚未换装的原因。不过,无论是从类型还是通用性能来看,俄军在履带式战车以及底盘的研发使用方面还是有着更为深厚的实力。
  比如,俄军BMP-2至今仍在不断改进,通过提升火控性能、换装新一代9M133“短号”反坦克导弹等措施,其作战性能也在与时俱进。而BMD-4更是目前世界上火力最为强大的伞兵战车,其配备了与BMP-3相同的火力系统,几乎可以堪称是空降坦克。此外,MT-LB这款看似老旧的履带式通用底盘仍然老当益壮,在俄军中发挥着无可取代的作用。
  在轮式战车方面,俄军恐怕就要无比羡慕我军了。俄军目前的主力轮式战车就是演习中出现的BTR-82A,不过该车也只是原有BTR-80的改进型号。而我军派出的为08式8X8轮式步兵战车以及11式105毫米8X8突击车,这两款装备是国产8X8轮式车族中的佼佼者,其总体性能并不是俄军BTR-82A所能够企及的。特别是11式105毫米8X8突击车,俄军很早就渴望装备这种集高机动性和强大火力与一身的新型装备。不过,受到俄罗斯国产BTR-80轮式底盘设计所限,其根本无法改装为大口径突击车,而且俄军也没有像105毫米线膛炮这样适合的火炮。因此,在俄罗斯与欧洲国家关系最好的那段时期,俄军曾经一度想从意大利采购一批“半人马座”105毫米轮式突击炮,但是最终未能实现。如今,看到我军威风八面的11式105毫米8X8突击车,想必不少俄军官兵心里会油然而生很多感慨。
  此次演习我军派出的是07式122毫米履带自行榴弹炮和09式122毫米8 X 8自行榴弹炮。两种不同的底盘,相同的火力系统,展现了我国在122毫米榴弹炮发展方面的成就和实力。不过,反观俄军,其参演的还是1972年开始装备的2S1型122毫米履带自行榴弹炮。目前,2S1在俄军中的装备数量还有500余门。
  我军这两种122毫米自行榴弹炮与俄军2S1一样,火力系统都源自苏制D30型122毫米牵引榴弹炮。不过,在D30和2S1装备部队以后至今,俄军基本上已经放弃了122毫米火炮的发展,而是从简化后勤保障和炮兵装备体系的角度考虑,用120毫米迫榴炮予以取代。这样,今后俄军的新一代大口径身管压制火炮将主要为152毫米榴弹炮和120毫米迫榴炮。但是,这一换装计划显然进行的并不顺利。
  相比之下,我军在大口径身管压制火炮方面同时推进155毫米榴弹炮、122毫米榴弹炮和120毫米迫榴炮的发展。122毫米榴弹炮已经发展出三代履带型以及车载型、轮式装甲型以及两栖型。120毫米迫榴炮的发展也是如此,其不同底盘的衍生型号并不少于俄方。这样,通过三种不同口径和类型身管压制火炮的配合使用,可以使我军炮兵部队在打击敌方目标时更加得心应手。
  在“东方-2018”战略演习的盛大阅兵式上,我们还看到了2S25“章鱼”-SD型125毫米履带自行反坦克炮的身影。而如今,随着89式120毫米履带自行反坦克炮的退役,我国陆军装备序列里已经没有与2S25类似的战车。
  2S25“章鱼”-SD虽然装备了1门轻量化的2A75型125毫米滑膛炮,但是可以发射所有同口径主战坦克主炮的弹药,就毁伤威力来说并没有打折扣。反倒是由于该炮采用了BMD-3伞兵战车底盘,所以也就具备了相同的高机动能力以及空投能力。因此,2S25“章鱼”-SD装备俄军后,已经成为其空降兵部队最为强大的直射支援火力。目前,我军还没有为空降兵部队装备类似的大口径履带自行反坦克炮,其中的主要制约因素就在于轻量化125毫米滑膛炮能否研发成功。欧美和俄罗斯都已经实现了这一技术突破,我国还需奋起直追。
  在火箭炮方面,我军派出的是11式122毫米模块化自行火箭炮,而俄军参演的还是老式的BM-21“冰雹”122毫米和BM-27“飓风”220毫米轮式火箭炮。11式122毫米模块化自行火箭炮是我军最新装备的主战压制武器,分为轮式和履带式两种型号,分别代替此前的81式和89式自行火箭炮。该炮采用两个模块化封装一体式发射箱,每个发射箱装备20具定向器,因此备弹数量与BM-21“冰雹”一样都是40枚。不过,我军11式122毫米模块化自行火箭炮的装弹速度远远快于BM-21“冰雹”,而且火控系统更加先进。尤为重要的是,11式自行火箭炮所发射的新型122毫米火箭弹最大射程已经超过40公里,是俄军同类型弹药的两倍。要知道,我军的122毫米火箭炮技术最初就是源自BM-21“冰雹”,如今却早已经将苏俄同类装备远远甩在身后,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野战防空系统:俄实现全面自行化和一体化
  早在冷战时期,苏联陆军就极为重视野战防空能力,因此一方面实现了防空系统的全部自行化和一体化,另一方面则很快构建起以自行防空导弹系统为主、自行高炮系统为辅的野战防空体系。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陆军也基本继承了全套的野战防空体系,从较早的ZSU-23-4型23毫米自行高炮到最新的“道尔”-M2、“铠甲”-S1、“山毛榉”等自行防空导弹系统,型号将近10种。再加上S-300V远程防空导弹系统,可以说俄罗斯陆军拥有目前各国陆军中最强大的野战防空体系。
  相比之下,我国陆军所装备的一体化高机动野战防空导弹系统,就只有从俄罗斯购买的“道尔”-M1以及国产化型号“红旗”-17,其他的防空导弹系统,如“红旗”-6、“红旗”-7以及“红旗”-16等,都需要全系统多平台展开后才能实施作战,无法实现与行军部队的随行保护。而“道尔”、“通古斯卡”等野战防空导弹系统都完全可以实现行进中发射导弹、拦截来袭目标,成为装甲部队移动的保护伞。因此,在此次演习中,我国陆军参演部队的防空主要还是依靠俄军野战防空体系。在这方面,我国陆军野战防空体系还需要进一步完善。
  直升机:各有侧重,俄重型武直占优
  在陆军装备体系中,直升机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项。此次演习,我国陆军派出了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和直-9中型通用直升机。而这两种类型的军用直升机恰恰是俄军陆航部队所没有的。俄罗斯喀山直升机公司早在2005年就对外展示了名为“安塞特”-2RT的武装侦察直升机,却未能引起俄军的兴趣。而与直-9类似的卡-62还在试飞验证中,投入使用尚待时日。当然,反过来说,俄军陆航部队的米-35重型武装运输直升机和卡-52重型攻击直升机,也是我军陆航部队所没有的装备类型。因此,两军陆航部队在装备上可以实现互补,更好地完成作战使命。
  启示与借鉴
  总的来看,我国陆军装备体系得发展道路更近似于欧美国家,吸收了后者很多先进的思想和理念,包括8X8轮式装甲战车族和“猛士”4X4高机动轮式底盘的大量服役。而且,我国在陆军主战装备的信息化、数字化和网络化方面下了很大力气,这一切都是以欧美国家陆军为追赶目标的。此外,在编制改革、师改旅、重中轻高度合成化部队等方面,我国陆军在借鉴国外先进经验的基础上,也走出了自己独特的发展之路。
  相比之下,俄罗斯陆军无论是在编制体系还是装备体系方面,都曾经走了不少弯路。包括师-旅编制的反复,以及T-14等新一代主战装备研发成功后却无力大批量装备,只能回头再继续改进老旧装备。好在俄罗斯陆军从冷战结束至今,通过多场局部战争,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也吸取了很多血的教训。反映在装备发展上,可以看到俄罗斯陆军对于无人作战平台和车载遥控武器站有着异乎寻常的研发热情。因此,俄军装备发展虽然曲折,却总是在探索适合自身的道路。以作战需要来促进装备发展,将是俄军未来装备体系的主要动力所在。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